三德·维兹

No.17明知沉沦致死,偏要沉沦至死。

【盟邪】纸上谈恋

——其实是同人歌的填词

纸上谈恋
原曲:陈亦迅-《不如不见》
填词:三徳

呆坐在几尺小店
无数次细数亏欠
挺直腰点燃支香烟
又回想那次分别

艳阳天雪山下面
是否又记起那天
苦笑着逃避着视线
害怕却渴望你发现

白纸间字迹清晰可见
望不穿无限眷恋
你予他的十年不过自茧
相见又是再想念

多么想陪你逃出生天
不奢望与你共眠
只盼你再回首熟悉的脸
不需要多言
两杯茶清浅
纸上谈恋

艳阳天雪山下面
是否也埋下谎言
苦笑着逃避着视线
害怕却渴望你发现

白纸间字迹清晰可见
望不穿无限眷恋
你予他的十年不过自茧
相见又是再想念

多么想陪你逃出生天
不奢望与你共眠
只盼你再回首熟悉的脸
不需要多言
两杯茶清浅
纸上谈恋

-
目前同人歌的工作还在进行,大家有兴趣的可以去帮衬,具体可以进我们的盟邪群:824136780查看公告

洛鼎:

我们的接龙活动结束了!


由于很多原因(例如没有人接龙和提前结束等),我们这次活动于今天彻底结束了


大家很多都是第一次策划这样的活动,很多规则制定的还不够完善,相信如果再有这样的机会,我们还可以办得更好,给各位同好带来更完美的体验!


以下是本次活动的链接


前九棒


后六棒


画手作品


请将你们喜欢的文字作品和绘画作品分别在评论区回复,我们将会统计为票数


最后


谢谢!



【盟邪】心死


“就在这里分别吧。”我听见他说。

车门炸响,发动机轰隆隆的震动,正如我许久未经润滑,老化到噼里啪啦掉着零件的心。

我望着车窗外他的眼睛——不再是一潭死水,反倒是波涛澎湃。

可惜,不是为我,也不是为他。

他敲了敲窗,示意我把车开走,我冲他一笑,从他落下的烟盒里抽出根烟,没点燃,叼嘴里用牙齿磨着。

他懒得管我,收手,转身,独自走了。

他离去的脚步声该死的清晰,我那不堪一击的心脏,估计就要这样被踩碎。

我侧头看向后视镜,口里咂巴两下。烟被咬烂了,几丝烟草蹭到舌尖,苦涩到难以形容。

他的背影我看过不知多少次,却都未能追上过。

——这时候,我便觉得他很奇怪:明明是沼泽,他便要去陷;明明我已经湿了半条裤腿,他二话不说就把我拔出来,踢出去。

我看他看得出了神,或许是真的陪他走累了,感到眼睛酸涩,下巴麻木,喉咙哽得慌。

蓦地,他一回头,几乎牵起我的所有思绪,眼下有什么东西正急剧地涌动。

几秒之后,一切恢复平静。

我太过熟悉他的眼神,他的视野不过在我之外的天边——我宁愿相信是这样,否则,我会弃车赶往他身边。

我朝前头望去,远处的晚霞,红的扎眼,那颗几千几万度的火球坠落,压在心间,滋滋作响,可惜我的心早已痛到麻木。

他再次别过头,我也再次踩上油门,向黄昏驶去。

-end-

后背,前路,我们始终是抛弃了其中一个。

ps:很烂的文…不知道有木有人看orz但还是要借它推一个盟邪群!【盟邪北极圈】824136780

一个盟邪群:824136780
我知道很冷qwq希望有同好壮大此群qwq
欢迎各原著党、剧党!

帮转😘

洛鼎:

是 簇邪年下硬道理 群里的击鼓转文活动,具体都在图片里

cp是簇邪哦

欢迎各位同好来参加,有意向的可以加群165928410

前三名有奖品拿der!

作品完成后会发出来,到时麻烦各位同好留言自己喜欢的片段or图!

【最新消息·高亮】

1.活动截止日期修改为九月七日!

2.洛鼎提供的奖品改为【神秘小零食+十六张盗笔系列海报】

(可以的话麻烦看到的同好帮扩?谢谢了!

以后大家想翻《白头如新 倾盖如故》的前文,可以查#白头如新 倾盖如故#这个tag啦,所有的有关文章都在里面啦!(占tag抱歉orz

【簇邪】白头如新 倾盖如故15

*和@木子日央 写的接龙,这次是我的
*重生簇x盗笔邪

正文

他明白——吴邪是想帮他找到答案!他抽出自己的手,手背上虽无法看见什么,可他却觉得那几个字像刻在他心里一样清晰可见。

「命由天,亦由人。」

“命由天,亦由人。”黎簇定定地看着张起灵,“吴邪他这么告诉我。”

其时,风声蓦然变大,呼啸着掀开窗帘,涌入屋内,片片白雪随风而入,在窗前薄薄的积上一层。

老喇嘛目光一滞,紧抓着旁边张起灵的手臂:“快…带他去雪顶。”

脚步声,风声,呼吸声交错。

徒步跋涉至雪峰,恶劣的天气、地形,不论是身体多硬朗的壮年人,也抵不过一天。

白气从口鼻中吐出,模糊了铺天盖地的雪,山峦像要延伸上天空一般,望不见尽头。

黎簇虽已走得气喘,却不觉疲累,与之相反,他踏过的每一步都无比坚定,他明白自己该去做什么,清楚自己属于哪里。

他还记得老喇嘛嘱咐张起灵——“此行危险,你是知道的,把这小伙子送到地方后,务必不要耽误时间,安全归来。”

这次自己是真的要赶去送死。黎簇捏了捏发青的手,牵起被冻得僵硬的嘴角。

张起灵在前面挥手:到了。他的眼神淡然,正是在看着这位赴死之人。

黎簇应声抬眼,见到此番景色,不禁笑出声,哪有什么“雪顶”,只有一座被雪盖得严严实实的木屋子。

临别前,张起灵将一把藏刀递给黎簇:“你会用上的。”

“这儿有狼?”利刃差点划破他的手心。

张起灵只是淡淡地看了他一眼,没有言语,回头就要下山去了。

“等等!”黎簇叫住他,“替我记住一个名字。

“吴邪。”轻飘飘的两个字,穿梭多年,读来仍是清晰剔透。

此刻白雪湮灭,黄沙四起,尔后血色染袖,灰烟萦绕,一切仿佛又回到起点。

-end-
ps:还有几章完结啦

一个有车有粮簇邪群:165928410

进去你就出不来啦哈哈哈哈

【簇邪】白头如新 倾盖如故 (番外)

 @木子日央 的番外,快去赞美大佬哇!

又是一晚月圆夜,黎簇辗转难眠,便起来打算在西湖走走。

那挂名的老板吴邪睡的正香,嘴里嘟嚷着要三叔请客,黎簇替他掖好被子,悄悄从阳台跳下去。

啪!

黎簇压断了地上的树枝,蓊郁蔓生的小路边开始有了昆虫的叫声。月色朦胧,黎簇顺着月光,慢慢走到西湖边。

西湖原本就不是清澈见底,到了夜晚更是黑漆漆的一潭,黎簇几个水漂打下去,湖里泛起了微波,又成了一低死潭了。

黎簇把口袋里的纸条翻出来,张起灵的字很小,却能清晰的看出勾撇点顿。黎簇打亮了打火机,火苗一下子蹿高,把纸条照的明明暗暗。

黎簇定睛看了一会,也不知道张起灵在写什么。他把打火机凑近纸条,一颗火星烫着了黎簇的手指,他手一松,一切便再次匿遁在影子下了。

黎簇在黑暗了狠狠的拧了大腿一把,忽然想明白了些什么,于是一翻身,骑着吴邪的自行车拐头就加速。


凌晨三点,街道上只剩下零星昏黄的街灯。黎簇掏出打火机,按纸条上的字一店一店的找着。

杭州的红灯区似乎是喧彻寒夜的,黎簇不是第一次来到这里,报了吴三省的名号后便从守门人手中接过了玄色的灯笼。

那是道上的暗号,寓意人不犯我,我不犯人。

黎簇顺着指示,拐进了一条小巷。

小巷的尽头是一家古董店,门边挂了个红灯笼,正随着风铃的叮铃而微微晃动。

茶香萦绕,古董店的老板正研墨写字。黎簇远远望去,只觉那一身素衣的他比吴邪的年纪还小几岁。

老板说他叫清琅。

黎簇一屁股坐在老板的对面,老板也不介意,在账本上写下他的生辰八字。

“怎么样?”黎簇问。

清琅微微擡头,对上了黎簇的目光。

“怎么样?”黎簇又问了一次。

“吴邪那小鬼,最终还是栽在你手上了。”清琅颔首,书童冷竹便把七页红纸端端正正的递给黎簇。

黎簇接过纸,内心一阵窃喜。他胡乱的塞在裤袋,便骑着自行车,彻夜赶回吴山居了。


凌晨五点,吴邪还在睡觉,被子被他踢到地上。黎簇拍拍被子,又重新盖在他身上。

张起灵早已醒过来,坐在家门前吃着包子。黎簇喝着豆浆,也不客气的坐在他旁边。

“那个小老板是你的人吗?”

“他姓张。”

“哦,那他讲的就是我跟吴邪会修成正果咯。”

“……字写什么,就是什么。”张起灵转头看黎簇,墨黑的眸里泛起了波澜,又被压下去了。

吴邪活不长了。

活在这烟火人间,张起灵终究还是关心朋友生死的。

以后看不出攻受的文,我就尽量打两个tag了…例如簇邪簇
我的文太冷了,我知道我这是蹭热度的行为,但我只是想让这篇得到多点人的关注……
还有,我虽然打的是簇邪簇,但我本身是纯血的簇邪党,有cp洁癖的那种。
我写的差不多都是攻受误差的啦,所以大家无论喜欢的是哪一对,也放心看吧☺️